普通人消费不起的高定,我们还需要吗?

原标题:普通人消费不起的普通高定,我们还需要吗?

高定之于普通人,人消就好像博物馆中的高定名画,我们永远无法拥有它,普通但需要偶尔欣赏它,人消以重振对这个审美匮乏的高定社会的信心。

点击观看

一直以来,普通红毯都是人消众神“打架”的主战场,无论国内外皆是高定如此,有红毯的普通地方就有“战争”。一件高定是人消好比加农炮一般的存在,如果你上身的高定是品牌 最新季的重要Piece,那简直可以说是普通Carry全场,所向披靡。人消

展开全文

前阵子,高定蔡徐坤24岁生日之际,“高定斗篷全球首穿”的词条伴随这位顶流的诞辰同步挂上热搜。缀满复杂刺绣的华丽斗篷加身,颇有“Young Royal”风范。

需要强调的是,这件斗篷可是时尚圈家喻户晓的“仙女牌”Elie Saab在上个月刚刚发布的2022秋季高定系列,亦是品牌首次推出男装。蔡徐坤此番不仅达成了当季的全球首穿,同时也是第一个体验到Elie Saab的男艺人,影响力不言而喻。

刘亦菲紧随其后,在日前的微博电影之夜上身了同一系列,盘发造型搭配金粉色刺绣和泡泡袖大裙摆,一如油画中的中世纪公主,不甚优雅。

纵观国内的红毯大戏,女明星们的战袍一件比一件卷,从电影节红毯卷到商业通告。而一件高定礼服就恰似定毯神针,加持着大小花们的底气,哪怕是造型与个人气质相左,亦能从话题度上挽回颜面。

甚至还有博主开设了“高定bot”账号,一一盘点内娱女明星们的高定战绩,并将这一标准架在了与作品成绩的同一台阶上。

说起如今被名人抢得头破血流的Elie Saab,早在十几年前就被章子怡上身过,严格来说,她算是Elie Saab在内娱的开山之人。登上《ELLE世界时装之苑》2019年10月周年刊封面的其中一套也同样选择了Elie Saab。

除此之外,Armani Privè也是与国际章合作甚密的品牌之一,2006年金球奖红毯的Armani Privè苹果绿礼服更被官方列为历史十佳造型。

其实作为衡量咖位的重要标准,名人上身的高定要么越新越好,要就么越老越好。以Angelababy为例,作为Dior中国区品牌大使,她的待遇也是众人中独一份的,不仅是上身过Dior高定最多的华人女星,甚至在去年出动了出自Christian Dior本人之手的6套古董裙高定。

这其中就包括当年定义了一个时代着装的Dior New Look 开山之作,复古黑白镜头下回溯经典,以当代视角重演时装屋的深厚底蕴,也让粉丝们狠狠沸腾了一回。

放眼全球,女明星对于高定古董裙的执念更是越演愈烈。前有话题女王Kim Kardashian在Atelier Versace的晶光下穿梭于LA夜场;后有Cardi B在2019格莱美颁奖礼一连换三套的Thierry Mugler黄金时期高定。

不过再华丽的礼裙也是需要和穿着者 互相成就的。像是1996年戴安娜王妃初登Met Gala的那一件暗夜蓝丝绸吊带裙,由当时掌舵Dior的John Galliano亲自献技,促成了 王妃离婚后最惊艳的一次亮相

那晚被铭记为Met Gala史上最为传奇的一夜,戴安娜手中的Lady Dior手袋也由此成名。就这样,品牌以数百小时的时间与人力成本来换取美人们一夜的荣光,礼服完成了它的使命,从此便载入时装史册, 成为不朽

Viktor & Rolf 2021秋冬高定系列

人们惊叹于高级定制的华美,也惊愕于一件礼服背后难以计数的成本。富丽堂皇的词藻与眼花缭乱的数字堆叠在一起,使人们对其的本质好奇又神往。

高级定制(Haute Couture)是一个受法律保护的词汇,并且高定圈中运行着一套自己的规则,一套 巨细无遗的量化标准,规则的制定者来自大名鼎鼎的法国巴黎高级时装协会(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),简称CSHC。

巴黎是时装人的耶路撒冷,而CSHC就是圣殿山上的所罗门神庙,由一群掌握着时尚最高话语权的人恪守着神殿的大门,让无数满怀梦想的设计师盼望着前去朝圣。

他们是最挑剔的一群人,勒令每个会员必须达到以下标准:

  • 需在至少 15 名全职员工的工作室里,为私人客户进行服务,并且提供不止一次的试衣修改。
  • 拥有一间至少包含20 名全职技术工匠的制衣车间。

  • 每年在1月和7月发布2个系列,每个系列包含至少 50 件原创设计(日装和晚装)。

拥有一间至少包含20 名全职技术工匠的制衣车间。

每年在1月和7月发布2个系列,每个系列包含至少 50 件原创设计(日装和晚装)。

他们同时也是最无情的一群人,一旦有任何一项达不到标准的品牌,将会毫不留情地被剔除现任成员名单, 高级时装的尊严不容践踏。大众认知中堪称奢侈品天花板的爱马仕,在高定界可是连会员门槛都没进过。

Atelier Versace 1997秋冬系列

此外,高级定制线亦是一所时装屋 财力的体现。例如Versace就曾在2008年那场全球金融危机中被殃及,将高定线Atelier Versace关停了有8年之久。

Jean Paul Gaultier 1995秋冬成衣系列

Jean Paul Gaultier 1998春夏高定系列

名大于利是高定的基本操作,而与之相对的就是成衣。每一季成衣提前6个月为全世界的时髦精们指点着江山,也收割着数不尽的追随者为其买单。而高定呢,则游走于流行之外,是行走在云端的美丽泡沫,这里 不谈金钱,只论艺术

换句话说, 成衣是皮相,高定是灵魂。没有拉踩的意思,二者缺一不可。

Raf Simons曾说服装行业正在向排挤创意的强势商业化发展, 时尚正在向拜金主义投降,这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挽回的定局。高定则是其中例外。

高级定制是时装屋的门面,设计师的信仰。它既是商品,也是服务, 作为一种精神的延续,也承担着滋养创意的绝佳土壤。对于时装屋而言,高定是展示其精湛工艺和专业知识的终极殿堂,传奇的诞生地。

Saint Laurent Couture by Hedi Slimane

站在设计师角度,这里是不受商业和预算限制的 一方净土。回归时装的本意,提纯出品牌的DNA,并借由如今的掌舵人之手, 续写创始人的意蕴

Balenciaga 2021秋冬高定系列

Balenciaga重启高级定制的那场大秀之后,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在采访中谈到,高级定制其实也看作是一种 可持续方式

Balenciaga 2022秋冬高定系列

这是一种建立在沉没成本之上的可持续,不必再从茫茫市场中一一试错,而是从需求出发,在你与服装之间建立起一种忠于彼此的关系,如同一位量身定制的恋人。只是恋人会辜负你,但 高定永远不会

那么回到最初的问题,令普通人望尘莫及的高级定制,我们还需要它吗?

Maison Margiela 2022秋冬Artisanal系列

时装是一种具体的想象力,与音乐和电影有着相似的功能,它们置于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顶层,旨在贡献 一种精神和感官的慰藉。例如由John Galliano执掌的Maison Margiela Artisanal系列,他将时装表演贯穿进戏剧,为每一件衣服编好了故事,并以实验性地手法呈现出来,达到视听的双重享受。

对于追星群体而言,高定的意义更甚。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,即使自己无福消受,但能目睹自己崇拜的偶像穿上它,也可以视作 一种替代性的满足和享受,情绪投资无形中再度加码。

Thierry Mugler 1995秋冬高定系列

时装也本就是造梦的艺术。让这个时代的天才们为你编织的一场真实的幻觉,就好像一场两手空空的 Window Shopping,能够 大饱眼福,倒也不算徒劳。

木心说“没有审美力是绝症”,高级定制就那一剂 起死回生的灵药。好像博物馆中的名画,我们永远无法拥有它,但需要偶尔欣赏它,以重振对这个审美匮乏的社会的信心。

Schiaparelli 2022秋冬高定系列

在Schiaparelli 2022秋冬高定系列发布后,Daniel Roseberry在秀后的采访中讲述,他母亲曾问他为什么不去沃尔玛做衣服,那里更民主,能接触到更多人。他回答,沃尔玛从来没有让他做梦。

Viktor & Rolf 2019 春夏高定系列

“我们所有时尚行业的人都心知肚明,我们所做的事情在外界看来很愚蠢。这是一种无聊的批判,但如果你仔细想想, 时尚有时是愚蠢的。但它也具有挑衅性、颠覆性。它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美丽。

而没有人会愿意将这种美丽拒之门外。

图源:WWD、Popsugar、微博水印、Instagram